‘盲人摸象’细思极恐的背后

  • 阅读:535

    ‘盲人摸象’细思极恐的背后
    作者:老贼
   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,仅仅只是汉语这门学问,就足以让许多国外的汉文化 爱好者望而却步;比如就我们日常聊天所说的:‘你真行’,这话虽然看似短浅, 但实则却可以引申出好几层意思,也恰恰是因为如此,任一些外国人百般焦灼 也难以领会到其中的精髓。
    与其说现代诗歌是外国人的独创,不如说中国的四字成语至今都属绝版,因为其是 我们汉语里特有的一种结构和语式,而且我们的成语之多,也足以涵盖整个宇宙万象。
    有的成语,我们越是细品越觉得津津有味;而有些成语,则让我们越是深 酌越是不忍深究。
    比如‘盲人摸象’这则成语,说是几位盲人想知道大象长什么模样,在一番辨识之后, 摸到大象鼻子的就说大象如一根管子,摸到大象躯体的就认为大象似一堵墙,而摸到大 象耳朵的则又判断大象若一叶扇子。
    我们知道,这则成语的大致意思是说:我们不可以只凭着自己的片面之见, 就狂妄自大的以为探得了真相,而事实上我们每个人不过是坐井观天、管中窥 豹罢了,因为真理永远都不可能被人类掌握。
    如果我们将这则成语加以引申至社会层面,那么意思就清晰易懂了,它告 诉我们:在为人处事中,我们切不可独行专断,凡是都必须要从大局考虑、多 听一些他人的意见,因为只有这样,我们做人做事才不至于陷入困境。
    说到这里,笔者总觉得这则成语还未被引申彻底,这算是本篇文章的重点 所在吧。
    假如,摸到大象局部的某人掌握了权力,且固执己见,那又将预示着什么?
    自古以来,我们中国传统政治的运作方式没有过太大变化,是一种自上而下的、垂 直式的权力结构,这种权力结构的好处是便于统治;与此同时,它的坏处也是显而易见、 有目共睹的,因为它必然会导致全社会的人都必须遵从权力者的意志,或者说每一个个 体的自由都必须控制在权力者所允许的范围之内。
    喜欢先秦文化的朋友相信对于法家是不陌生的,比如其代表人物商鞅、申 不害、韩非等人,他们几乎是用尽了一生、绞尽了脑汁,不厌其烦地强调着君 主的权力。在这里说句题外话,先秦法家的‘法’和我们当代的‘法’是有着本质区 别的,先秦的‘法’是尊君抑民的法,其君主不在法之内;而当代意义的‘法’则是 保障公民利益的法,其统治者本身亦在法之内。
    言归正传,如果摸到大象鼻子的人赋有权力,那么摸到大象耳朵、躯体的人是要附 和与他,还是仍持己见呢?如果仍然认为大象是一堵墙或者扇子,那么此人必会被加以

    妖言惑众之罪而处置,但如果与之附和,那么又违背了其本心所认知;事实上,历代的 人们都趋于前者,而后者却多被历史的笔墨冠以‘英雄、直臣、清官’等名衔草草正名了罢。
    这里我们举一番《墨子·尚同》里的言论,其也是墨子本人的思想。
    墨子在本篇喋喋不休地反复其词,其大意我们摘取重点:墨子说,天下社会,每个 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一个人一个想法,十个人就是十个想法,这样的社会必然会导致崩 裂。那么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?墨子说,要想国家有道,那在这个国家里必须要确立一 个绝对统一的思想,且低一级的必须无条件服从上级,比如村民要服从村长的意志、村 长要服从乡长的意志、而乡长又要服从县长的意志,以此类推,全社会的人都要服从一 个人的意志——最高统治者。
    那么,让笔者深感困惑的是,我们怎么来保证,一个社会最高统治者的意 志就是道义的呢?
    事实上,在古今中外的人类历史上,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。在我国的历史中,我们 可以参考秦始皇的‘焚书坑儒’,在国外的历史上,我们也可以唾骂纳粹希特勒的‘种族屠杀’、 或者前苏联斯大林的‘大 qing 洗运动’,这都是人类文明史上的悲剧;如果与‘盲人摸象’之 成语比对,我们就会发现:正是摸到大象局部、且固执己见的那人握住了权力,才致使 那些摸到大象其他部位的人成了‘妖言惑众’。
    编者按:当某个社会、某个人独持‘真理’的时候,一切不同于其言论的都 将划为‘歪理邪说’。
    那么即使这样,问题也就来了;在一个社会里,我们究竟要如何一方面保持住自己 的个性、另一方面又要遵奉主流价值观呢?笔者就摘取孔子晚年的一句自我总结的话来 回答吧,这也是我们都耳熟能详的一句话:(七十)从心所欲而不逾矩。
    笔者说,现实中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不多,它需要我们每个人在自由与法律 之间掌握住一个点,而这个点恰就是我们丰富的社会经验和自身的道德品质。
    最后,我们再回到本文的最初;
    无论是一个社会、还是具体到某一个人,若想作出一个合理的决定,必然 要从本质入手,集思广益、博采众长,毕竟有古训道:兼听则明、偏信则暗。
    ·
    注:转载请注明作者,如冒名转载将承担法律责任,谢谢配合。